一蓑烟雨任平生__

☹️☹️☹️我想我会一直孤单,这样孤单一辈子

迟到的一篇bg 生贺

一篇生贺:


樱井翔收到了一个礼物。


它就放在他公寓的门口,蛮大的包装,淡粉色樱花图案的盒子,系了红色的缎带,上面插了张卡片:祝你生日快乐。”是谁送的也不知道,樱井翔决定先把它拿回家再说


他很艰难才把它抱回了家——它实在是太大了,差点连门都挤不进去。


他小心翼翼地拆开了这个礼物,把它从盒子里搬了出来。那是个很大的建筑模型,有点像他曾经参观过的一座教堂,深绿色的尖顶,下面是灰色的墙砖。樱井翔往模型跟前凑了凑,终于看清楚了大门前挂的字:LOFTER剧院。


原来是个剧院啊!


樱井翔想透过窗子看看里面还有什么,但是窗户里的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附带的说明书里也只有这一句话而已:按下它。


这又是什么意思?


樱井翔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机关按扭,他只好先拍拍模型的屋顶,希望能误打误撞一下。他才刚刚使了一点点力气,剧场的大门就开了,出来一位戴眼镜的姑娘,马尾辫子,脸圆圆的,有点可爱。她掐着腰冲他喊:“你还不上班么?”


樱井翔吃了一惊,想自己大概真的是老了,居然都有了幻觉。


“哎!就说你呢!”姑娘伸手指了他一下,樱井翔就好像是被施了魔法,身体一下子就变小了。他变得和那个姑娘一样高了。


“快跟我来!”姑娘拉着他跑进了剧场。


剧场里有个很大的大厅,还有一条长长的走廊,人来人往的,挤进去很是费力。挤着挤着樱井翔就同那个姑娘走散了,只好自己一个人瞎逛。走廊两边都是房间,樱井翔吃不准那姑娘到底跑去了哪里,只好一间一间的推门去看。


他先推开了一扇挂着“翔润”牌子的房门。里面是个很大很大的表演厅,大概有几千名的观众,一大半人都在捏着小手绢哭。台上的两个人都穿着警察制服,背对背持枪靠着,其中一个留着卷发小公主头,另一个是个溜肩。


“啪!”枪声响了,公主头瞬间倒了下来。樱井翔有点害怕接下来的情节会太悲伤,赶快溜出去了。


他又走过一个挂着“Y2”牌子的剧场,里面空空的,只有一个小个子男人正盘腿坐在第一排的观众席上打着游戏。他旁边蹲了个瘦子,瘦子的肩上有只松鼠,一人一鼠都盯着小个子手里的游戏机看着。看他们那么入迷,樱井翔就没好意思打扰,赶快去了下一个房间。


挂着“SA”牌子的房门锁着,对面的“山组”却很热闹,厅里放着MJ的音乐,台上的两个演员一个黑脸一个白脸,正在一起跳舞。两个人的舞步有点凌乱,但又好像很有章法。樱井翔站在门口看着,就也跟着乐着。


“喂!”忽然有人拍拍他肩膀,樱井翔回头,正是刚刚那个瘦子。他指指樱井翔的衣服,开口说道,“你是BG的人吧,怎么跑到这里来了,快回去吧,别玩了,那边应该正急着找你。”他肩膀上的松鼠也跟着吱吱两声,提醒樱井翔快去。


樱井翔低头,发现衣服上还真的有“BG”两个字母。可这字母代表的含义,他又不是很清楚。那瘦子看他似乎还不大懂的样子,就干脆一把把他拉了出来,右手指向走廊尽头:“呐呐,不就在那里么!”樱井翔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隐隐约约好像真的有个挂着“BG”牌子的房间。


“哦哦,多谢!”朝瘦子点了点头。


辞别了瘦子,樱井翔脚步匆匆,径直往里走去。他路过各种叫影山、吉本、斑比、栗原的房间,最后终于来到了走廊的尽头,推开了那扇挂着“BG”牌子的门。


“你可算来啦!”他一进去就被刚刚的那个眼镜姑娘拉住,“快快,就等你一个了。”


她拉着樱井翔往里面走去,一把就把他推上了台。樱井翔往台下看去,底下的座位并不太多,观众也没坐满,稀稀拉拉的。有人拽了拽他的衣袖,他一回头,就看见台上有个女演员正泫然欲泣地看着他。


“快啊!”刚刚推他的那个姑娘在台下小声提示他,“说台词啊!”


“说什么台词?”樱井翔一头雾水。


“说你爱她——”姑娘指了指台上的女演员。


“哦,”樱井翔点了点头表示了解,回头对女演员说了一句,“我爱你。”


女演员哭了,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。台下的观众都起立鼓掌:“太甜了!真的太甜了!”


帷幕放下,刚刚那个眼镜姑娘又跑来催他去换衣服:“快快!下一场BE!快准备准备!”


樱井翔又演了另一场戏,女主角换成了个短发姑娘。


“你爱过我吗?”短发姑娘问。


“从来没有!”樱井翔照着提词器念。


下面的观众就大喊:“太虐啦太虐啦!”“寄刀片寄刀片!”


后面还稀里糊涂地演了好多场,BE的,HE的,樱井翔也记不太清了。


他只弄清楚了一件事:整个剧团的工作人员就只有那姑娘一个,她是编剧,也是导演,还是服装,还是剧务。她工作的时候有点凶巴巴的,脾气很急。


忙忙乎乎了一整天,两个人直到深夜才休息。剧场没餐桌,他们就蹲在舞台上的一个角落吃着盒饭,顺便聊天。


“你今天的表现真不错。”编剧姑娘不工作的时候,整个人就温柔了许多。


“哪里哪里,”樱井翔有点受宠若惊,“你才是真的不错,一个人能撑起一整个剧团。”


“没办法呀,”编剧姑娘回答,“我们这是小众剧团,热度不高,就只能雇得起我一个人。”


“热度?”樱井翔还对这些名词不大熟悉。


“是啊,”姑娘点点头,“小红心,小蓝手什么的,就是我们的工资。那边那些BL剧团的效益高些,BG就不行,观众太少。”


“可真不容易。”樱井翔感叹一句。


“还好啦,也就是图个喜欢,”姑娘并不以为意,“你要是看上哪个女演员了,我就给你介绍介绍。咱剧团就这点福利特好,主角特多,不像是那几个BL剧团,就那么两个人,来回的演。”


“啊,不用啦不用啦。”樱井翔想要拒绝。


“哎呀,没关系,你说吧,我这儿姑娘特多,什么样的都有。”


“真不用了,”樱井翔摆了摆手,“我家里有了......”


“诶?”编剧姑娘立刻拿出个小本本来,“你快具体说说,说不定可以当素材用。”


“这......不太好意思吧......”樱井翔有点犹豫。


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!”编剧姑娘拍拍他的肩膀,“先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”


“她啊,其实是小我两届的学妹,”樱井翔只好老老实实地为她介绍,“大学时参加戏剧社认识的,她那会儿是编剧,我那会儿是演员......”


“然后你就把人家拐走啦?”编剧姑娘问。


“嗯。”樱井翔点了点头。


“爱情故事都这么开头,青梅竹马,学长学妹的。”编剧姑娘推了推眼镜,“那后来呢?你挑点曲折的说。”


“后来,后来一毕业我就忙了起来,过两年她也毕业了,也忙,我俩总是聚少离多。有段时间她老是找不到我,差点就和我分手了。”樱井翔偷偷瞄了眼编剧姑娘的小本子,看她是不是都记了下来。


“你都忙什么啦?”编剧姑娘问他。


“什么都忙,唱歌,跳舞,主持......”樱井翔指指剧场的座位,“还有演戏。”


“嗨!”编剧姑娘的口气一点也不客气,“都是瞎忙!”


“可不是么,”樱井翔说,“这样下去我就要成孤家寡人了,得赶快想个办法才行。”


“你想了什么办法?”编剧姑娘问。


樱井翔嘿嘿笑了笑:“我向她求婚了。这样大家都知道了她是我老婆,不管我去哪里,都会有人告诉她的。”


“噫,”编剧姑娘一脸嫌弃,“那她不会被你烦死么?”


“是有点吧,”樱井翔笑,“结婚以后总有不认识的人跟她打招呼,要合影。有一次还遇见个老太太非要塞水果给她叫她多注意身体!”


“为什么呀?”编剧姑娘不懂,“她看起来身体不好么?”


“不是啊,”樱井翔摇了摇,“那会儿她怀着身孕,还特别好动,弄得大家都很担心她。”


“怀孕还不老实。”编剧姑娘瞪大了眼睛。


“她就是这样的啊,”樱井翔说,“从我认识她的第一天起就这样,一辈子了,改不了啦。”


“嗯,”编剧姑娘点头,“我也好动,估计也是改不了了。”


“后来孩子生了,是个女儿,特别可爱。光是起名字我俩就想了三天。”樱井翔接着说道。


“那后来是怎么决定的?”编剧姑娘笑着问他。


“后来啊,是取了我妻子名字里的一个字做名字。我想既然我已经占了姓氏的便宜,当然就要把名字留给她啦。”


编剧姑娘看着他问:“你一定很爱她吧。”


“她也很爱我呀,”樱井翔笑笑,“我工作不太稳定,她就陪我一起加班熬夜,我睡觉不老实老踢被子,还老害得她一起挨冻。儿子出生后她就辞去了工作,做了全职妈妈,也是为了我能安心工作。”


编剧姑娘抽抽鼻子:“你们俩可真好。”


“是好啊,能有个人一起陪你到老。”樱井翔点了点头。


“我怎么就遇不到这样合适的人呢?”编剧姑娘抽抽噎噎的,“我们剧团就你一个男的,我到现在还单着呢!”


“别着急呀,”樱井翔赶快安慰她,“再等等,等等就会......”


他还想说些什么,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喊他:“翔君?翔君?”


他打开窗户向外看去,看见有人正轻轻推着坐在沙发里捏着报纸的他。


“我得走了,”樱井翔说,“她叫我呢。”


“你快去吧,”编剧姑娘还流着眼泪,“别教她担心。”


樱井翔帮她把眼泪擦了擦,说了句再见,就要离开。他推开了房间的门,忽然又回过头来看着编剧姑娘有点狡黠的笑: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了,她年轻的时候,和你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

“啊?”编剧姑娘一脸惊讶。


“翔君?”外面的她又喊了一声。


樱井翔就睁开了眼睛。


她皱了皱眉头:“你怎么老窝在沙发里睡?”


樱井翔笑了笑,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:“对不起啊,我看着看着报纸就睡着了,下次一定注意。”


她好像不大高兴的样子:“你都多大年纪了,还老下次下次的。”


樱井翔就故意装作听不见她的数落,跟个小孩子一样。


她又说:“明天就是你生日了,想要什么礼物?”


礼物?礼物他不是都已经收到了么?樱井翔笑得有点得意。


“你笑什么呐?”他的小老太太问他。


说他刚刚遇到了年轻时的她么?她才不会信的吧。


看她真的有点急了,樱井翔才又开口:


“你还记得刚见面的时候,你跟我说,怕以后遇不到合适的人么?”


“不记得了。”她故意不看他,眼梢上却都是笑意。


“那你后来遇见了么?”他问。


那你后来,遇见他了么?


end








设想他已是垂垂暮年,我希望那时的他有人爱有人念,有人陪伴。


设想LOFTER是家剧院,我们都是里面的小人,是编剧,也是观众,守着BG这个有点冷门的剧团,然后天天都在做梦,做自己的梦,也帮别人做梦。樱井翔陪着我们一起在这个世界里哭啊,闹啊,笑啊。最后陪着我们等到了那个合适的人,等到了我们自己的“翔君”。


翔君,生日快乐,也希望你永远都是幸福的。


(2016.1.25)

爱是苦难,是疼痛,是酸楚。
是你。

但我不会停止爱你。

深夜酸一酸∠( ᐛ 」∠)_

樱井大毛菌是山组罐头里的戒指:

10秒内转发这只财神 你会收到一大笔用来all zb的压岁钱www

祝大家都在财神N的保佑下红包多多✨✨

好的其实我想说:

▽峩怕三┽晚丄菂zんμ葍忲哆,妳譮不至リ峩菂ωεи候,峩怕初①菂鞭礮忲cんаΘ,妳譮Θ斤不至リ峩菂zんμ葍,峩怕初樲菂菜餚忲稥,妳譮不至リ峩菂薇ィ訁,所鉯選擇現在給妳送萊薪年zんμ葍,zんμ妳薪惷愉快,卐倳侞镱!提騚給您禾Θjīа仒拜個早年,zんμ您全jīа涬葍渼滿,恭糦髮㊖。▼。
——你的葬愛🌲

这里有只蓝胖子(2)

谧是一个精分体:

这应该是楼诚文里最清奇的脑洞!没有之一!!!


我的脑洞可以补天。


全文欢乐无刀,安心入坑。


(前文说到蓝胖子从抽屉里跳出来,刚好看见明楼明诚的裸~~体~~)


      “哇!!!!” +“你是什么东西!!!!” 此为大惊失色的明诚和明楼。


      “啊!!!!!!” 此为猛地捂住双眼转过身的圆润物体。


       短短的胳膊抖抖抖地往后一指,“麻烦您先穿上衣服好吗,先生?”


  


      等明楼明诚爬起来,满地板找到衣服穿戴整齐后,眼前蓝色的圆润物体转了过来。


      大眼睛,粉鼻子,两边脸上有须子。



      “大哥,这是。。。猫?”明诚小心翼翼的发问。


      “猫?不可能,这都没耳朵!”明楼不信,哪里有猫这么胖?


      两人正低声交流着,就见眼前莫名的生物猛地扎了个90度鞠躬,开始缓慢的匀速的一字一句的“吐”话。


      “尊。。敬。。的。。两。。位。。先。。生。。早。。上。。好。。”


      “喂!你快着点,没那么多功夫耗着!”明楼听得着急。


      “。。耽。。误。。您。。宝。。贵。。的。。时。。间。。”


      “少啰嗦,快说,你到底是什么东西?!”明楼受不了眼前的蓝胖子,说话比 吐痰   吐瓜子皮还慢!


      “。。请。。允。。许。。我。。进。。行。。一。。下。。”


      明楼脑里嗡的一声,一个健步猛地冲过去拿枪对着那硕大的脑袋,咬牙切齿的道“我叫你快点说!”


      “。。自。。我。。介。。绍。。”


      眼看胖猫要逼得明楼心梗中风暴走抽搐,明诚连忙冲上去扣住明楼持枪的手,“大哥大哥,你冷静点,那个。。。你能不能说快点啊?”明诚也着急了,十分钟过去了,还听不到一个名字呢。


      “吧唧~”“啪!”


      明楼被 媳妇 明诚握着手,心里一甜,意识一空,神经一断,扭头亲了明诚一口!明诚触电般的退了一步,下意识的呼了明楼一巴掌!


      “哎,阿诚,你谋杀亲夫啊?”明楼捂着脸,眼睛瞪得老大。


      “大哥!”明诚又急又气,什么时候了还闹?没看那胖猫眼睛嗖的睁得老大吗?!我脸都丢光了!


      “你你你别看我!快说你是谁!”明诚冲看得 津津有味 随意的胖猫跺脚。


      “我的名字是多啦A梦,我是来自日本研发的来自22世纪的机器猫。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!”好不容易说完,胖猫又一个90度鞠躬。


      “阿诚你听到了吗?他说他是日本派来的!”明楼扭头对明诚说。


      “大哥你听到了吗?他真的是一只猫耶!”明诚同时扭头对明楼说。


       面面相觑,明楼想:阿诚的关注点还真是奇怪。明诚想:大哥战争已经结束了好吗?


      “你说你来自22世纪。。。那是什么意思?你为什么会说话?”明诚好奇的歪头看着多啦A梦,这胖子越看越可爱。


       “等等,让我先问问他!”明楼将明诚拉到身后,半蹲下身体,严肃的盯着眼前的胖猫。


      多啦A梦眨眼,喵,你看我萌吗?


      明楼吓了一跳,这猫怎么还会眨眼睛?咳了一声掩饰,明楼问道:


      “我们优待战俘,只要你坦白从宽,我保证你的人身安全。现在你来告诉我,是谁派你来的?你潜入我明家有什么目的?你的行动代号是什么?上线是谁?接头暗号是什么?”明~连珠带炮~楼上线。


      明诚猛地低头捂脸,┗|`O′|┛ 嗷~~真是太丢脸了,我不认识他!


      多啦A梦睁大了眼睛盯着明楼,小短腿一步一步的向明诚身边挪去,想寻找点庇护。


      哼,敢在我眼皮底下找阿诚!胖猫这么明显的企图怎么可能逃得过明大长官的眼睛,明诚一把抓住他的短胳膊,打算给他点颜色看看。


      用力提(di,第一声,谢谢)溜了一下,胖猫没动。


      再拎,再拎!我再加一只手一起拎!


      使上我吃奶的力气拎!!!


      胖猫配合的垫垫脚。。。(看我诚意十足的脚小脚丫2333)


      明长官累的气喘吁吁,胖猫纹丝不动。


      明诚看不下去,走过去捧住胖猫的脸,转过来与自己对视。


      多啦A梦看着明诚,猛地咧开一个笑容。


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“嗷”明诚心里暗叫一声,他对萌物一向没有抵抗能力。自己要干嘛来着?不记得了,记忆像鱼一样游走啦2333~~~


      于是明诚伸手扯了扯明楼衣角,“大哥,要不,咱们养他吧?”


      “阿诚!你连他什么来路都还不清楚呢?养什么养?他又不是真的猫!阿诚,阿诚?”


      明诚正伸手摩挲着胖猫的下巴(如果有的话),多啦A梦配合的闭上眼睛,发出“呼噜噜”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什么?大哥和我说话?我听不到,我要养猫!


      胖猫你怎么敢?!你还真的当自己是只猫啊!


      还有阿诚!不许你对他笑!你只能对我这样笑!


      明楼敏锐的意识到,眼前的这只胖猫,很有可能会威胁到自己在明家的地位。


      


各位看官还满意吗?


微笑请按红心!


笑出声请给蓝手!


想抱走的请评论!


另外,你们知道一。。字。。一。。句。。说。。话。。的。。技。。能 来自于哪里吗?


见下图!










      

思公子兮未敢言